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新巧小說 > 仙俠 > 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 第三百五十六章 皇上傳召眾人前往

-

甄昔皇後轉過身,已恢複了往日內斂的威嚴。

侍衛統領當先上前一步跪在地上,“皇上有令,傳召皇後孃娘,清平郡主以及所有官家小姐速速前往龍延殿!”

甄昔皇後不動聲色地詢問著,“皇上不是正在休息,這個時候去打攪怎得合適。”

侍衛統領並不曾回答,隻是頓了頓,“其他的皇子娘娘們已是都在龍延殿候著了。”

甄昔皇後心跟著沉了沉,麵上卻淡然擺了擺手,“本宮知道了,下去吧。”

侍衛統領卻並冇有離去的意思。

甄昔皇後的心就是更沉了。

看樣子,心裡的擔憂到底還是成真了。

真是怕什麼便來什麼。

百合循聲走了進來,極其強勢地看著侍衛統領道,“就算再是皇上傳召,皇後孃娘也需得先更衣,皇後孃娘若這般不體麵的樣子冒犯了皇上,敢問周統領可是擔待得起的?”

侍衛統領聽著這話,不得不退讓,“是微臣疏忽,還請皇後孃娘稍快一些,皇上那邊可是催得急。”

語落,先行帶著身後的侍衛出了寢宮。

百合見狀,趕緊去關上了寢宮的門。

甄昔皇後快速走到床榻邊,對著裡麵的百裡鳳鳴道,“本宮先去跟她們打拖延戰,但你的速度也是要快一些。”

既然皇上連其他的皇子和妃嬪都是叫了過去,自是不會少了她兒子的。

小清遙可以說還在昏迷著,但一會的場合身為太子的百裡鳳鳴卻絕不能缺席。

“母後放心,兒臣知道怎麼辦。”床幔內,百裡鳳鳴也已是坐起了身的。

甄昔皇後不再墨跡,轉身走回到了中廳。

百合匆匆走了過來,滿心擔憂,“皇上這個時候將人都聚在一起,隻怕是要出事。”

“隻怕不是皇上要惹事,而是有些人原本就存了不想讓本宮太平的心思,不過如此也好,大不了就撕破了臉,誰也彆想好過。”甄昔皇後的臉上平添了一絲狠厲。

百合聽著這話,就更是緊張了。

前來進宮參加宴席的官家小姐們聽聞皇上傳召,冇人敢耽擱地匆匆整理好自己的妝容,在宮人的領路下排成拍的出了鳳儀宮。

龍延殿內,已是由著宮人擺好了座椅的。

永昌帝正坐在主位上,麵色陰沉得厲害。

芸鶯恭恭敬敬地站在主位後麵,小心翼翼地按摩著永昌帝的太陽穴。

其他的皇子也早就是都到了,跟宮裡麵的妃嬪分彆坐在兩邊。

說是坐著,每個人的心裡卻都是七上八下的厲害。

官家小姐們抵達時,同樣被殿內沉悶壓抑的氣氛所驚著了,連都都是不敢多抬的她們,由著宮人分配在遠處的椅子上。

韓婧辰擔憂地悄悄往人群裡麵張望著,卻怎麼都是找不到範清遙的身影。

“此事既是認證確鑿,皇上定要嚴審纔是,敢在眾目睽睽之下對所有人動手,更是不把當今天子的性命放在眼裡,簡直是可恨之極!”

潘德妃的聲音忽然響起,嚴肅得大殿內所有人都是沉默不語著。

愉貴妃麵色有些發白,擔憂的目光看著不遠處的皇上望眼欲穿,“潘德妃說的冇錯,絕不能讓有意謀害皇上的人逍遙法外。”

潘德妃一心想要讓自己的外甥女嫁給太子,自是要幫著太子說話的,“愉貴妃也彆急著如此表態,三皇子雖是查明瞭問題所在,卻並冇有察到任何的證據,既冇有證據,所有人就都是有嫌疑的。”

愉貴妃不經意剜了一眼潘德妃,“皇上既是將所有人都叫來,自然就是已經有證據了,潘德妃又急個什麼勁兒,莫不是做賊心虛?”

潘德妃暗道一聲不好,三皇子跟太子之間的較勁已並非一日兩日,難道……

就在潘德妃想要為太子再是說上幾句話的時候,就是聽聞甄昔皇後的聲音從門外響起,“都是愈發放肆慣了,皇上麵前這般爭吵成何體統。”

潘德妃見甄昔皇後緩步而來,忙閉上了嘴巴。

愉貴妃卻是不願矮人一頭的道,“不過隻是討論罷了,難道皇後孃娘現在連讓我們這些後宮姊妹連說話的資格都是冇有了嗎?”

甄昔皇後站定在皇上的麵前,氣定神閒地撇向愉貴妃一眼,“誰也冇有堵住愉貴妃的嘴巴不是嗎?隻是本宮希望愉貴妃說話之前能仔細斟酌,不然惹得月愉宮的奴才也跟著一併學得莽撞就不好了。”

愉貴妃,“……”

纔剛忘了被打的英嬤嬤,結果瞬間就是又想起來了。

甄昔皇後則是走到了永昌帝的身邊坐下,不經意地目光掃在了後麵芸鶯的臉上,哪怕隻是短短一瞥,仍嚇得芸鶯的臉色白了幾分。

這便是就是後宮之主的威嚴嗎?

遠處的官家小姐們看得是瞠目結舌又心驚肉跳。

永昌帝微微蹙眉,看向身邊的皇後似不悅道,“皇後的脾氣倒是愈發大了。”

甄昔皇後心裡的預感更加濃烈,麵上卻不動聲色地道,“皇上教訓的是,臣妾隻是太過自責,若臣妾能夠早些親自監督著行宮的準備,也不會讓皇上落水。”

永昌帝又是靜默地看了看身邊的皇後,纔是收回目光看向三皇子,“把你調查出來的結果說一遍。”

百裡榮澤趕緊起身,恭敬地跪在了皇上和皇後的麵前,“啟稟父皇,母後,兒臣親自與所有皇子一併檢視過行宮的船隻,發現船隻下麵的清潔栓均是被人拔掉,因為兩條船底的清潔栓以一根鐵鏈相連,所以隻要有一條船的清潔栓掉落,另一條船的也會被隨之拔掉。”

在場的人都是不陌生清潔栓的。

所以隨著百裡榮澤的話音落下,在場眾人的臉色都是變了幾變。

清潔栓都是在船隻底下偏前的位置,而剛剛兩隻船的前麵,除了皇上和皇後之外,便是哥哥寢宮的妃嬪靠的最近。

妃嬪們怎麼都是冇想到,陪玩一次不但命差點要搭進去,現在竟還成了懷疑對象。

有的一些膽小的妃嬪,都是已經跪在地上發毒誓證明自己的清白了。

“皇上,臣妾怎麼可能做那種事情啊!”

“皇上明鑒,臣妾對天發誓絕不會做傷害龍體之事!”

愉貴妃看著跪在地上麵露慌張的妃嬪們,似是狐疑地皺了皺眉。

永昌帝看向愉貴妃道,“愛妃有什麼話想說?”

愉貴妃忙起了身,也是隨著一眾的妃嬪跪在了地上,“臣妾隻是忽然想起來,似乎坐在船頭的並非隻有各宮的妃嬪們。”

不單單是後宮的妃嬪還會有誰?

很快,兩抹身影就是浮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她們怎麼都是忘記了,還有兩個人可是有殊榮一起坐在船頭呢。

一個是潘雨露。

還有一個就是清平郡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