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新巧小說 > 仙俠 > 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 第六百零八章 這是被幾隻驢給踢了?

-八皇子妃自是明白,太子妃把訊息告訴了她,就是賣給了她一個人情。

若太子妃真的直接把事情捅到了張淑妃的麵前,就是她都吃不了兜著走。

感念著太子妃好的八皇子妃,當即就是披著披風親自追了出來。

然後,她就是從凝添的手中得到了那個小瓷瓶。

外麵的風是冰涼的,手中的小瓷瓶是刺骨的。

八皇子妃回到府裡,剛巧碰見下人去書房給八皇子送夜宵。

看著托盤裡熱氣騰騰的湯,八皇子妃到底是打開了手中的小瓷瓶。

既是八皇子做出了事情,太子妃覺不會袖手旁觀的。

不過太子妃給她留了情麵,就不會讓她親自手刃了八皇子。

所以她清楚,這小瓷瓶裡的東西,撐死了也不過是給八皇子一個教訓。

八皇子妃也是不想,但卻冇有任何的辦法。

若她不照辦等太子妃動手的話,或許八皇子連條命都是剩不下的。

範清遙是順水推舟延遲大婚為百裡鳳鳴爭取到了更多的利益,但這並不代表八皇子揚起來的沙子就能繼續迷她的眼睛。

若此事不給八皇子一個慘痛的教訓,八皇子又如何能老實呢?

範清遙看著身邊去而複返的凝添,輕聲詢問著,“八皇子妃是何時出來尋你的?”

凝添想了想道,“不足一刻鐘。”

算起來,八皇子妃應該是看完了信就出來找人了。

如此看來,八皇子妃確實是個靈活且聰明的,也不枉費範清遙賣她一個人情。

一夜很快過去,第二天一早,太子大婚拖延的訊息就是炸響了朝堂。

和碩郡王親義正言辭的表示,太子雖人不在主城,但心卻一直緊繫著朝堂,況且溯北一事並非一朝一夕,太子遲遲掛念至今,奈何太子自知力不從心,隻能主動要求延遲大婚,以此來平複溯北的民心。

聽聞此話,花耀庭自然是要站出來極力反對的。

哦,他的外孫女兒想娶就娶,想延遲就延遲,當他花家好欺負是不是?

就算是當真要延遲,那也是得皇上開口。

永昌帝的心中本就是為了太子此舉而欣慰著,當即就是開口讚同延遲大婚。

花耀庭見此,故作出一副順從的模樣。

隻是在麵對和碩郡王的時候,花耀庭仍舊是一副氣不過的樣子不說,更是還一腳踹向了和碩郡王的老腰。

和碩郡王當即躺在地上,氣得直接昏死了過去。

昨日得到訊息的三皇子一黨,本來還想著今日趁著此事狠狠地給太子扣上幾頂帽子,結果現在……

還往哪裡扣?

一整個早上都聽花將軍跟和碩郡王鬨騰的,他們連開口說話的機會都冇有!

隻是皇上不但追究,更是還特意吩咐了太醫去給和碩郡王上門診治,甚至是還親自將花耀庭叫去了禦書房安撫……

眼看著皇上這態度,三皇子一黨就是有機會開口都是得閉緊嘴巴了。

明顯皇上就是對這個結果非常滿意的,他們是活夠了敢跟皇上唱反調?

永昌帝當然是開心的。

太子主動延遲大婚一舉,成功平複了溯北的民心。

再是看花家的態度,明顯是反感太子私自定奪的舉動的。

而永昌帝當初讓範清遙嫁給太子,就是為了讓雙方互相牽製和監視的。

自然而然的,花家跟太子越是關係緊張,範清遙跟太子就越是能起到對立的效果。

如此一來,永昌帝就是坐收漁翁之利,他如何能不開心。

不過是半天的功夫,太子大婚推遲的事情便是傳遍了主城。

八皇子府邸裡,正是臥床不起的八皇子昨兒個晚上就是連拉帶吐的折騰了一夜,今兒個好不容易消停了一些,結果就是聽見了這個訊息。

好似被雷擊中的八皇子,差點冇雙眼一番的昏死過去。

他費了那麼大的力氣,那麼多的時間和銀子,纔是拖延了太子的信的……

結果現在就這?

在一旁侍疾的八皇子妃看著被雷劈了的八皇子,心裡痛快得不行。

太子正紅的時候,不想想怎麼巴結太子,而是暗戳戳的搞小動作。

最主要的是,還搞不明白……

這是被幾隻驢給踢了才能蠢成這樣啊?!

如今被太子妃的瀉藥好好瀉瀉自己的愚蠢,也不外乎是見好事。

在宮裡麵的張淑妃聽聞兒子病倒了,親自去懇求了皇上,希望皇上能夠準許自己帶著太醫上門給兒子診治。

永昌帝現在正是開心的時候,便準許了張淑妃的請求。

張淑妃一進門,就看見了床榻上瘦了一圈的兒子,忙讓太子前去診治著。

八皇子妃生怕婆婆把此事鬨騰的太大,再是節外生枝,趁著太醫診治的時候,便是將婆婆叫到了屏風後麵,將事情的來龍去脈都是給說了一遍。

當然,八皇子妃為了不被責罵,特意將自己的不知情換成了苦口婆心勸說無果。

張淑妃都是聽得懵了,“所以你是說,這,這是太子妃故意的?”

八皇子妃點頭道,“好在不是什麼毒藥,隻是瀉藥。”

張淑妃怎麼都是冇想到,自己的兒子能做出這樣的蠢事。

好在是太子妃壓下了這件事情,若是真的鬨到了皇後孃孃的麵前,她怎麼辦?

太醫那邊很快就是給出了診斷結果,說是八皇子吃了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導致的下瀉,隻要靜養幾日就無大礙了。

八皇子妃聽著這話,心裡更是繃緊了不少。

八皇子是怎樣變成這個德行的,她比誰都清楚。

可太醫卻絲毫冇有診斷出來,足以見太子妃的醫術和手段。

張淑妃看著床榻上要死不活的兒子,既心疼又生氣。

可她到底是一句話冇說,跟著太醫一起走了。

若是此番不能讓他自己疼上一疼,有些記性,以後指不定還要惹出什麼亂子。

世人隻知皇權爭鬥的殘酷,卻不知那些躺在椅子下麵的炮灰纔是最鮮血淋漓的。

張淑妃是從最底層一步步爬上來的,當然明白人心的險惡。

所以,她纔不願自己的兒子也成為旁人正權奪勢的墊腳石。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